首 页 | 营图概况 | 服务指南 | 书刊导读 | 网上服务 | 数字资源  
共享工程 | 在线资源 | 读者活动 | 读者园地 | 市民课堂 | 分馆建设 | 学会工作 | 教育培训  
  读者征文 | 读者作品  


  读者作品
 
图书伴我成长
[发布时间:2016-08-01] [已浏览:439次] [文章来源: ]
臧安民
 
    许,是天性使然。打小,就爱看书。一见到书,就喜欢得不得了。
    可是,读小学的时候,是在一所偏远的农村小学,条件艰苦得很。班级后面墙角的一张桌子,蒙上一块脏兮兮的桌布,就美其名曰“图书角”了。可,哪有书呀。只是几本保存得完整一点的语文书罢了。那时,对于书的渴望,常常进入梦中,一本本书,让我爱不释手,从梦中醒来时,手中空空如也。就后悔得要命,恨自己在美梦成真的时候过早地醒来。
    读初中的时候,是在十几里外的乡中学。每天起早贪晚地赶路上学,学校是有些书的。不过不叫图书馆,只能算阅览室。几本杂志,虽然破旧不堪,仍让我如鱼得水,读得津津有味。有限的书,很快读完了。就开始从伙食费中攒下钱来,买上一本两本,宝贝似的藏起来,无人时偷偷拿出来看。怕让同样爱书的同学借去,不再归还。当然,最安全的是在课堂上看,由于我学习还好,老师是不会在课上发现我开小差的。想起那时的快乐,我就忍俊不禁,要笑出声来。老师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年的优秀学生,竟然也在课堂上大开小差,不务正业。
    升入大学以后,我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大学的校门,不再遥远,大学的梦想,终于实现。但最让我深爱的,还是那安静的图书馆。那丰富的藏书,五花八门,车载斗量。我一头沉入进去,如一条鱼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海洋。那四年里,几乎所有的闲暇时光,我都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那期间,我吸收了许许多多中国古典名著的精华,也汲取了数以百计的外国文学名著的营养,腹有诗书气自豪。我的眼界,大大地开阔起来。
    最有趣的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小女孩,也和我一样爱书读书。每个周末,我们总是在固定的位置上读得如醉如痴。可惜,我们的座位,有好几米远。每次,只能相互看上一眼,然后埋头苦读。几年了,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过,更不知道她家乡何处,姓氏名谁。眼看着大四了,再不行动就没有机会了。我开始实施我的追求计划。一天,平时安安静静的图书馆竟然座无虚席。等她拎着水杯姗姗来迟,位子已经没了。不,准确地说,还有一个。我身边的位置。我压抑着内心的狂跳,假装安静地读书,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瞄着她的一举一动。果然,她失望之余,发现了我身边的空位。静静地向我走来,“这位子有人吗?”一个温柔的声音,停在了我身边。“有呀!我朋友一会来。”我假装不在意,随口回答。她明显很失望。我忽然抬起头来,“你没有位子呀?你先坐一会吧!”我发现她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没事的,一会他来了再说。”女孩迟疑一下,终于坐了下来。美人在旁,我哪还读得下去书呀。心里一阵阵地打鼓,书一眼也没看进去。不一会儿,朋友果然来了。看我身边有人,打了个招呼,很自然地去了旁边。这时,整个图书馆的人,也像忽然消失了似的。三三俩俩的人,空位子一下多了起来。可女孩再也没有离开,去找别的位子。一直到大学毕业,图书馆里的位子,还是我挨着她,她挨着我。
    不用说,大家早已知道,这就是我的计谋了吧。那些突然而来,又突然而去的人,都是我的死党,还有我死党的死党。
    我成功了。终于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抱得美人归。死党们至今看到我们,还口口声声地指着我的鼻子说,“爱情事业双丰收!你小子,不简单呀?那个时候就会用‘逼宫’计了。”我装傻,“什么‘逼宫’计呀,不懂!”心里却想着,这点小菜,咱还不是手到擒来。那么多的书,难道是白看了吗?高兴归高兴,朋友说的时候,心下还是有点不自然。是呀,图书馆,多么神圣的地方呀。知识的殿堂,爱书人畅游的海洋,我却把它当做了追求爱情的地方。不过,反过来想,图书馆能为两个相爱的人提供一个爱的场所,必是高兴的吧。藏书、读书之余,把两个爱书的人撮合成一对,也不是什么坏事。
    书读多了,自然有了表达的欲望。我开始尝试着写作。写了改,改了写。地点依然是在图书馆。改好后用工整的小楷体誊清,这都是她的工作。然后装进信封,带着梦想,飞向远方。先后也有小豆腐块的文字发表在报屁股上,也就有了一点稿费。有了动力,就继续写下去,写着写着,就写成了市作协会员,省作协会员。我告诉自己,目标,仍在远方。
    工作以后,书买得很多。不过看的不多。两大书柜,摆得满满的,还堆放在床下屋角。闲暇的时候,我还是喜欢去图书馆。因为我喜欢那里的氛围,安静,弥漫着一股书香,让人远离喧嚣的尘世,如在世外。你可以真正地静下来,静下来,想自己的事,构思自己的作品。也可以捧一本书,煮一杯茶,茶香书香中,任神游世外,物我两忘。
    更令我欣喜的是,即将大学毕业的女儿,也喜欢图书馆的安静与隔离,选择在图书馆里攻读,那一大本一大本厚厚的考研究生的教材,她就是在那里,一点点阅读理解消化的。让我没想到的是,现在的大学图书馆越来越人性化了。竟然隔成一个个的单间,如蜗居一样,女儿在里面包了一间,每天上课一样,埋头苦读。希望女儿考研的梦想,也可以靠着在图书馆里的打拼,如期实现。
    前一段时间,图书馆里的读者,越来越少,空荡荡的图书馆里,只有书的沉香,少有人气。可喜的是,近年来,随着全国大文化战略的全面展开,图书馆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虽然不能再独享安静的氛围,却也为爱读书的人越来越多而自豪和欣慰。
 
------------------
作者:臧安民。  网名 :清风阁主人
电话:13147789737,
地址:吉林 省东丰县二龙乡长生学校,
邮编:136318
简介:臧安民,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辞赋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吉林省辽源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闪小说学会会员,吉林省闪小说学会理事,东丰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东丰县画乡诗词学会会员。《燕赵文学签约作家》,《作家文苑》诗歌、散文编辑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主办单位:营口市图书馆  版权发布:中国国情网©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