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营图概况 | 服务指南 | 书刊导读 | 网上服务 | 数字资源  
共享工程 | 在线资源 | 读者活动 | 读者园地 | 市民课堂 | 分馆建设 | 学会工作 | 教育培训  
  读者征文 | 读者作品  


  读者作品
 
我与图书馆的情缘
[发布时间:2016-08-01] [已浏览:447次] [文章来源: ]
    与图书馆初次结缘,一直延续到现在,我人生中最充实、最美好,又值得回忆的日子,都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
    第一次进入的图书馆,是营口师专图书馆。1997年,我顺利的考入营口师专,第一次从农村来到了城市,一切都很新鲜,又很陌生,到了周末,同学们都三五成群的去百货商店、东升市场,而我却苦于囊中羞涩,只能赖在床上,或者窝在教室,枯燥、苦闷、自卑到了极点。后来睡够了,坐够了,实在无聊,就满校园转悠,稀里糊涂的转进了图书馆。当我第一次走进的时候,就一种感觉“什么是书的海洋”,这就是书的海洋。顺利的办了借阅证后,一头就扎了进去。从此,每到周末,图书馆就是我的唯一归宿。看书我是来者不拒,只要能读懂的全看,什么四大名著,什么《读者》,什么诗词选刊,什么书画作品集,真的有点像高尔基所说的那种“像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感觉。图书馆既是我避风的港湾,也是我力量的源泉。正是在那里品读了《邓小平传》,他“三起三落”的经历,给了我奋斗的勇气;正是周末室友们三五逛街、花前月下的时候,我在那里学会了承受孤独;正是在那里读了《唐诗精选》和《宋词精选》,才使我对古典文学着了迷;正是在那里,我翻遍了书法专柜的大部分书籍,对书法艺术有了一定的认识……匆匆五年,一晃而过,我曾亲眼目睹师专图书馆的搬迁,它也留给我深深的美好记忆。
    毕业之后,我来到百年名校熊岳高中工作。每次去食堂的路上,都要路过图书馆,可从没见过开馆,很是纳闷。时间长了,从同事的口中得知,高中的图书馆就是摆摆样子,因为老师、学生时间都非常的紧张,没有时间看课外书,所以图书馆也就很少开放。可我还是想进去一看究竟,费了很多周折,才联系到图书馆员,极不情愿的放我入馆。图书馆倒不是很大,跟师专图书馆没法相比,但是管理的却十分精致,图书摆放整齐,桌椅一尘不染,最让我惬意的是,有关教学和班级管理的杂志特别的多,当时我就借出二十几册,利用晚自习的时间,翻看起来。这些期刊刊载的内容,很多感觉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既有名师高手的经验介绍,又有教坛新秀的创新教法,当时刚刚走上工作岗位,无论是教学、还是管理都毫无经验可谈,工作起来磕磕绊绊,正不知道从哪下手,这下可好了,很多经验方法甚至可以直接使用,确确实实有种“久旱逢甘露”的感觉。正是借助着书里各位名师的“指导”,我迅速的成长为教学能手、管理高手,应该说在我从教的10年间,图书馆是对我帮助最大的“导师”。
    后来我调到机关工作,再也不用去图书馆找资料了,需要的话,网上一搜索,来的很便捷,我以为再也不会走进图书馆了。直到有一天,中午散步时,无意间走到了“鲅鱼圈图书馆”的门前,瞬间被它吸引,“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进去,现代化的装修、现代化的管理,着实让我震惊。赶忙拿起一本喜欢的杂志,翻看起来,嗅着久违的油墨馨香,吟读着一篇篇美文,细细品味,真有一种说不出的享受,或拍案叫绝,或颔首沉思,融入其中,乐趣无穷。此时此刻,工作的烦恼,生活的酸楚,全都烟消云散。那天以后,每当中午有闲暇时间,必定到图书馆小坐一会,翻翻杂志,看看画册,清理烦恼,修炼心境。
    也许现代人更喜欢电脑、手机阅读的便捷,而我却独钟坐在图书馆里,手翻书页的阅读,并且固执的以为这样才是真正的阅读,才更有韵味、更有情调,这也许就是我与它的不解情缘吧。
 
 

牛洪升 鲅鱼圈区纪委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主办单位:营口市图书馆  版权发布:中国国情网©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