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营图概况 | 服务指南 | 书刊导读 | 网上服务 | 数字资源  
共享工程 | 在线资源 | 读者活动 | 读者园地 | 市民课堂 | 分馆建设 | 学会工作 | 教育培训  
  读者征文 | 读者作品  


  读者作品
 
《借文字取暖 》
[发布时间:2016-08-01] [已浏览:459次] [文章来源: ]
作者:周齐林
 
     还在读初中时,情窦初开,恋上班里一个长相秀美的女孩,女孩不仅学习成绩好,还擅长写作,隔三岔五总有作文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朗读。我成绩一般,自然不能引起女孩的注意。为了引起女孩的注意,我只好暗地里卯足劲头苦读课外书,遇上好的词语就摘抄下来,然后背得滚瓜烂熟。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我绞尽脑汁写的一篇作文总算被语文老师好好表扬了一番,并当作范文当堂朗诵。这一次朗诵,引来不少同学回头朝我观望。我微微抬头,见心中的女孩也久久地看了我一眼,心中顿时激动不已。
     这段青涩的爱恋自然是无疾而终,之前一直不喜阅读的我却渐渐沾染上了读书的习惯,隔日没课外书看,心中便觉痒痒。
     读高中时,学校附近有个旧书店,书店虽小,却五脏俱全,从古典到现代,从武侠到言情,几乎样样俱全。隔几天,我就会去租上一本,饱读一番。许多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清楚的记得当时读书的情景:独自半躺在寝室靠窗的床位,床沿的烛火随风摇曳不定,窗外是青山绿黛,一轮明月高悬。寝室里静悄悄地,只听见翻书的声音。独自沉溺于书筑起的世界里,满心欢喜。那时看多了便觉手痒,屁颠屁颠地跑到邮局尝试着给《读者》《视野》《中学生阅读》投稿,想换来一些饭票钱,把信投出去之后便整日期待着信的来临,无奈却都是石沉大海。其它科目一般,语文倒是奇好,作文每每都能夺个头彩,引来班里无数女生观望,满足下青春期蠢蠢欲动的心。
     上大学以后,仿佛一只刚从井底跳出来的青蛙,第一次见到图书馆满眼的书籍,惊讶之余,更多的则是惊喜。大学两年下来,大大的柜子里早已塞满了书。舍友说我什么也没有,就是书多。这句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曾对要好的女孩丹说,我现在还没找女朋友,可已拥有了很多情人。丹听了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我向她指了指手里捧着的那几本书,一抹笑意立刻在她脸上荡漾开来。喜欢读书的人都应该有这种感受,每个时间段都会沉醉于一个作家的笔下而无法自拔。张爱铃的苍凉冷峻,王安忆的缱绻恬淡以及安妮宝贝笔下那种宿命的伤痛,这些文字总会在内心深处划下很深的印记,让人难以忘怀。
     大学几年,阅读拓宽了我的视野,我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花在了阅读上。图书馆各种各样的书籍以及书店里打折的书是如此吸引我,以致我蚂蚁一样一本本把它们搬进宿舍后,总要独自陶醉到晚上。读多了,手便开始痒了。第一次很正经握笔写字是因舍友的那句“看了这么多书,一篇文章也没发表,真没用。”是从那时起,一有时间便会拿上一只笔和几张稿纸往没人的教室或者图书馆跑。写作的确要耐得住寂寞,当内心深处藏着的东西表述出来时,却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快乐。这让我想起当年读大学的苏童,从这个教室偷偷写到那个没人的教室,直到后来有人发现说这个人怎么写了这么久还没发表。
     通常在教室安静地写完,之后便有一股酣畅的感觉油然而生,那是一种心灵得到放逐的感觉。那时我一写完稍微修改一下,便匆匆跑到网吧里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弓着身子蚂蚁般把自己写出的文字一个一个搬到自己喜欢的文学论坛里去。有时白天写完一个万字小说,晚上便去通宵,等天亮时看着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字,自己终于舒了一口气,却一点也不觉得累。身边的同学舍友都说我在搞地下工作,也有人一脸不屑地说我在做无用功,我听他们这么说脸上只笑,心底却卯着一股劲。
     这样写字看书而后又不停地打字,给我第一个收获是很快就把打字速度锻炼出来了。几年后当我毕业时,招聘的人一脸惊讶地问我打字速度怎么这么快,我便想起那些独自一人弓着身子藏在暗夜深处打字的时光,而身边却坐满的都是玩游戏的人。
     当时网络文学盛行,我游走于各大文学网站,榕树下、红袖添香、起点中文网、且听风吟都留下我的足迹。烙印,当年雅虎论坛原创文学版块的版主。刚进大学时迷恋文学迷恋文字迷恋网络文学,在网上遇到的第一个启蒙老师就是这个比我大那么几岁的女人。清楚地记得当年稚嫩的我每有文字出炉,她便会有心扶持般把它置到最顶端,下面是细心带鼓励的评论。我就这样在这种鼓励下成长起来,遇见一个又一个像烙印般的版主。从大二下学期到毕业,断断续续写了将近100万字,写好了便蚂蚁般一个字一个字搬到网上去。  许多年后的今年我发现自己竟然在各种纯文学杂志期刊发表了一百万字有余并顺利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成功签约东莞文学院第四届签约作家,并先后荣获首届全国产业工业文学大奖新人奖,华语民间散文第一大奖第四届在场主义散文奖新锐奖,并非自费出版小说集《像鸟儿一样飞翔》、散文集《心怀故乡》。 有朋友问我以后能否成为一个作家。我不置可否地笑了。我想起一个女孩,那个一直微笑着站在我身后默默支持我的女孩。我知道,文字于我,首先是受压迫的灵魂用以倾诉的忠实朋友。
     有朋友问我以后能否成为一个作家。我不置可否地笑了。我想起一个女孩,那个一直微笑着站在我身后默默支持我的女孩。我知道,文字于我,首先是受压迫的灵魂用以倾诉的忠实朋友。
     现在,文字早已成了我生命的一部份。在忧伤以及寒冷时,当我面向文字,总能汲取到最称心的温暖。记得2010年每年为生计而奔波的我忽然间因为身体不行而不得不整日整日呆在家里。时常,没来由的,我就会发泄地敲打着床板,引来母亲含泪的目光。而自己的脑海里常夹杂着各种各样的假设,常想着自己是否一直就这样呆下去,想着要是现在的自己没病该多好,工作正起色着。只是愈这样想,那时的脾气愈加变得暴躁起来。
     就是在这样的生存状态下,我重新拾起了书架上史铁生的《病隙碎笔》。
     “生病也是生活体验之一种,甚或算得上一项别开生面的游历。生病的经验是一步步懂得满足。发烧了,才知道不发烧的日子多么清爽。咳嗽了,才体会不咳嗽的嗓子多么安详。刚坐上轮椅时,我老想,不能直立行走岂非把人的特点丢了?便觉天昏地暗。等到又生出褥疮,一连数日只能歪七扭八地躺着,才看见端坐的日子其实多么晴朗。后来又患‘尿毒症’,经常昏昏然不能思想,就更加怀念起往日时光,终于醒悟:其实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任何灾难的前面都可能再加一个‘更’字。”
     我始终记得自己读到这段话时,内心的豁然开朗,它仿佛一丝亮光般一下子就照亮了我黑沉沉的内心世界,一下子就让内心焦灼地我安静下来。
     借文字取暖,书这盏明灯温暖了我的心怀,指引着在暗地里前行的我不要迷失方向。而今,文字已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不离不弃。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主办单位:营口市图书馆  版权发布:中国国情网©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