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营图概况 | 服务指南 | 书刊导读 | 网上服务 | 数字资源  
共享工程 | 在线资源 | 读者活动 | 读者园地 | 市民课堂 | 分馆建设 | 学会工作 | 教育培训  
  读者征文 | 读者作品  


  读者作品
 
我的读者证
[发布时间:2016-08-01] [已浏览:485次] [文章来源: ]
作者:郑德库
 
    在我保存的各种证件里,有一营口市图书馆的读者证。
    读者证蓝色的塑料皮,衬里左右两边各插一张硬纸卡片。左边的卡片上有00837的编号,再就是我的一寸黑白照片,盖着红色的印章。端详一番,那当年的照片则书生得可以了。右边的卡片上也是00837的编号,这左右两边相同的编号,有借书还书互为认证功用,再夸张一点想,就有古代调兵的虎符意味了;接着是年龄,性别,工作单位,也盖着同样的红色印章。看了那距现在已过了十八年的42岁年龄,竟是蓦然一惊,才发现曾有另一个我,为了追梦,每到星期天和节假日,流连于市图书馆,借书还书,浏览报刊杂志,或者书写一些属于自己的文字。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市图书馆,在渤海大街的中部,邮电大厦的旁边,新的建筑,管理也很到位,是读书的绝佳之处。那时我曾在辽宁文学院上学,也就有机会到省图书馆和沈阳图书馆看书,省图书馆和沈阳图书馆当时的硬件有些老旧,前来读书的人却多,阅览室里人多书少,找到一本想看的杂志还挺费劲。对比一下,我们营口的图书馆是软硬件全都到位,读书的人却不那么多。我就感慨:一座城市的厚度不仅仅在规模级格,高楼大厦,更重要的是人的素质,需要文而化之的积淀啊!
    记得,我原先的营口市图书馆的读者证是红色的,也是塑料材质,一面的塑料中间部分空出,从上面插一卡片,卡上的文字就从空处看到了。这红色的读者证我使用了多年,爱书及证,挺有感情的。有一回,我跟一在北京工作的同学谈起一段掌故,说是在营口图书馆看到的。这同学手中有一长篇书稿,涉及到这掌故,便让我借书给复印一份。等我去借书复印时,图书管理员告知,读者证须换新的,于是我就办了这蓝色塑料皮的读者证。
    市图书馆搬到市区东部了,老的图书馆就蝉蜕般遗留在那里。而对我来说,遗留的是与青春交织在一起的一段缘,一段情……有一段,我在邮电大厦办公,晨曦之间,或者出来办事,每当看到已改作它用的老图书馆,心中便不由得几多感慨。
    我家住在市区西部,到市区东部的图书馆路途太远,时间都扔路上了,再加上有了互联网,信息渠道多,我就不到市图书馆看书了。每当想起这事,心里便有点惴惴不安,像对不住老朋友似的。于是,就珍藏起这读者证,作为个人的一种心灵的纪念。
    市区东部的图书馆也去过一次。市里举行“十佳诗教之家”颁奖,我忝入其列,就去了,也借机看看新的图书馆。新的图书馆面积大,功能全,外部的环境也好,或者说风水极佳。只是楼由别的楼改建而来,似乎不那么合乎图书馆的规范和惯例。再一想,其实一个人,一座城市,都带着昨天的痕迹一步步走来,也不能太过于求全责备。
    看过新的图书馆之后,心里就那么一动:“退休后,还来这里看书吧!”
    而这一天,说来也就要来了。
    作者:郑德库,1956年生,曾任辽宁省营口市公安局秘书科长、宣传科长、网络安全安全保卫支队政委、政治部副主任、调研员等职,三级警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创作,出版小说集《人相我相》、《郑氏三兄小说选》,散文集《生命的硬度》,长篇传记文学《第四十一个》等。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主办单位:营口市图书馆  版权发布:中国国情网©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