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营图概况 | 服务指南 | 书刊导读 | 网上服务 | 数字资源  
共享工程 | 在线资源 | 读者活动 | 读者园地 | 市民课堂 | 分馆建设 | 学会工作 | 教育培训  
     
   学海轻舟2011年  
介绍《探秘欧阳修、曾巩的真实生活》
[发布时间:2011-04-08] [已浏览:1305次] [文章来源:营口市图书馆]
[婉迪]在我们了解的“唐宋八大家”中,曾巩名气这么小,凭什么入选“唐宋八大家”?很多人都感到不解:在“唐宋八大家”当中,曾巩给我们的感觉有点像“七加一”——那七位大家比较容易记住,一般最后才会想起他来。为什么呢?
[宋丽斌]今天我们来继续为大家介绍《探秘欧阳修、曾巩的真实生活》的曾巩这部分内容。曾巩,字子固,宋真宗天禧三年(1019年)生于江西南丰,宋神宗元丰六年(1083年)病逝于江苏南京,享年六十五岁。曾巩是北宋著名散文家,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宋代古文运动的重要骨干,也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北宋文坛领袖欧阳修对他非常器重。细细想来,那七大家除了散文成就之外,多多少少还有些别的成就或者原因,能够让我们记得住。比如韩愈,他的散文名篇《师说》很多人都非常熟悉。比如柳宗元,他的《捕蛇者说》、《黔之驴》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散文名篇。《醉翁亭记》当然是欧阳修最知名的作品,苏轼自然不必说了,从哪方面都不可能忘记他。
苏辙有一点难度,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但也不要紧,他有个好兄长,足以帮他这个忙。苏洵也有点难。但只要你背过《三字经》就行。《三字经》里说得好:“苏老泉,二十七,始发奋,读书籍。”苏老泉就是苏洵。还有王安石。关于王安石,你即便忘记了他的一切,也不会忘记他是中国古代知名度最高的改革家之一。更不用说他还写了那首著名的《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婉迪]照这么介绍,只有这个曾巩,既没有流传千古的名诗、名词、名文,也没有名气大得震天响的父母兄弟姐妹,更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功勋。
[宋丽斌]要想了解这一点,就必须回到北宋时代,回到曾巩的时代,回到欧阳修、王安石、苏轼对曾巩的评价中去。
首先来看欧阳修的评价。欧阳修对曾巩的评价很高。宋仁宗庆历元年(1041年),欧阳修第一次见到曾巩的文章,就称赞他说:其大者固已魁垒,其于小者亦可以中尺度。(《送曾巩秀才序》)
意思是说,曾巩的文章从思想立意来说,已经非常成熟;从艺术上,从文章的章法来看,也已经比较成熟了。而且他还表示:我第一次见到曾巩,心里就暗暗称奇,他是如此的独特轩昂,仿佛众鸟中的大雕一样杰出。他甚至忍不住直截了当地告诉曾巩,在我的门生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欧阳修主持科举考试,他看到一份非常出色的试卷,便一眼认定这是曾巩的卷子。他有心将这份试卷点为第一名,却担心公布之后,别人会说他徇私舞弊,照顾自己最喜欢的学生兼小老乡。思之再三终于忍痛点为第二名,结果试卷公布之后并非曾巩,而是苏轼。
[婉迪]我们曾经介绍过王安石对曾巩也是备加推崇。
[宋丽斌]是的宋仁宗庆历元年(1041年),王安石与曾巩在京城第一次见面,互相倾慕,结为至交。当时有人诽谤曾巩,王安石为曾巩辩护。在赠给曾巩的诗中,他说:
曾子文章众无有,水之江汉星之斗。……借令不幸贱且死,后日犹为班与扬。(《赠曾子固》)曾巩的文章无人能比,他就好比是天上的星斗,陆地上的江海一样。王安石紧接着打了一个非常极端的比方,他说:曾巩就是死了,也会成为班固和扬雄那样不朽的人物,流传千古。王安石比较曾巩与自己的其他朋友,认为:“巩文学论议,在某交游中不见可敌。”在我的朋友中,若论文学水平、议论文章的水平,无人能与之匹敌。
[婉迪]王安石不仅是北宋文学大家,后来还身居宰相高位,他推崇的人物,应该够杰出了。
[宋丽斌]苏轼比曾巩小十几岁,却是同年进士,都是欧阳修的门生。苏轼对曾巩也非常尊崇。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苏轼在四川为母亲守丧期间,特意推荐两位四川学子带着自己的文章去京城拜访曾巩。后来,苏轼又专门给曾巩写信,请曾巩为自己的伯父撰写墓志铭,这说明苏轼对曾巩的道德文章是极为钦佩的。也许不用再举更多的例子了。曾巩年届不惑方才考中进士,大半生穷困潦倒,欧阳修、王安石、苏轼都是北宋文坛、政坛上极有影响力的大人物,他们用不着阿谀奉承曾巩这个穷书生。
[婉迪]结论只有一个:曾巩是北宋最优秀的文学家之一,他的成就不仅赢得了同时代精英阶层的认同,而且在社会与民间也具有相当的影响力。
[宋丽斌]大家也许会说,既然曾巩如此才华横溢,当时文坛对曾巩评价如此之高,欧阳修又对他如此器重,认为他是自己最得意的门生,那欧阳修为什么将领袖未来文坛的重任交给了苏轼,并没有交给曾巩呢?
[婉迪]是啊,同为欧阳修的得意门生,苏轼与曾巩究竟有着怎样的不同?而曾巩的文章究竟又有那些特点呢?
[宋丽斌]首先应当确认的是,曾巩与苏轼一样,都已经达到北宋时期第一流的文学水平,也都具有领袖文坛的潜在素质。而且从个人才性品质而言,曾巩似乎更接近欧阳修,更得欧阳修的喜爱。但领袖文坛、蔚为一代文宗的历史使命,绝不会如此简单的就由某某人承担起来,这其中有太多复杂的历史、现实因素。欧阳修的选择不仅仅是他个人的选择,也是历史的选择,时代的选择。苏轼的文章率性自然,出入佛道,杂糅百家,既有纵横之士的雄辩,又有孟荀文章的气派,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博则博矣,但也不免过于驳杂。与苏轼相比,曾巩文章最鲜明的特色就是保持极其纯正的儒学品质。曾巩的文章,不蔓不枝,严格维护原始儒学的正统与纯洁,绝不沾染一点点佛道之类的异端色彩。他的文章密切关注现实,严谨周密,不浮夸不空谈,脚踏实地,注重实效。至于当时文坛上其他几位大作家,则各有各的特色。譬如苏洵的文章汪洋恣肆,雄健奔放;王安石的文章奇崛峭拔,斩截有力;欧阳修的文章从容平易,舒缓自然;苏辙的文章则汪洋淡泊、醇厚秀杰。总之,与他们相比,曾巩的文章树立了一种新的典范,这就是纯正的思想,端正的姿态,典雅的语言,严谨的布局,踏实的作风,实用的目的。这也是一种文章之美,是一种美学的风格与标准。北宋文坛的那些大腕儿们之所以那么推崇曾巩,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此。
[婉迪]所以我觉得,他们推崇曾巩,就是在推崇这种新的文章风范、文章之美,这就是曾巩之为曾巩,能够立足于北宋文坛的主要原因。
[宋丽斌]然而,这样的风格,这样的文章之美固然纯正端庄,却也因此缺乏一种冲决时弊、廓清暮气的朝气,缺乏苏轼文章特有的磅礴通脱、敏锐灵秀与博大睿智,而这恰恰是当时文坛所亟需的一股革新力量,只有这样强健的力量,方能革除因循,开辟新局。再加之苏轼后来在政治、文化、艺术等领域的多方面成就与影响力,遂造成他继承欧阳修衣钵,领袖时代群伦,推动宋代文学达到新高潮的天下文宗地位。
[婉迪]有了这一番比较,我们对曾巩的文章特点大体有了一些基本的感觉。形象一点说,曾巩的文章好比一池清水,非常纯净,没有一点渣滓。然而我们知道水至清则无鱼,水太干净了就没有营养了,话太纯正了也就不活泼不精彩了。那么,曾巩的文章为什么会是这样的风格呢?
[宋丽斌]曾巩的一生比较简单,从十几岁开始念书,到三十九岁中科举进士之前,一直在家乡半耕半读,“宅”了二十多年。后来出去又做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官,既没有像欧阳修、王安石那样参与或经历过重大的政治事件,也没有像韩愈、苏轼那样一生都在惊涛骇浪中度过。他的生活阅历不很丰富,也比较单纯,遂逐渐养成沉静内敛的个性。曾巩又长期担任馆阁校勘、集贤校理等职,负责整理、编校古代典籍。他在遍览群籍、编校典籍之余,撰写了不少目录序文,如《〈战国策〉目录序》、《〈梁书〉目录序》、《〈陈书〉目录序》等。这类文章不仅阐明古籍的存佚流传,而且借叙说朝代兴亡而标举儒家的义理学说。其文风自然是议论多于抒情,说理多于谐趣,端正有余而灵动不足。这也正是曾巩的风格,他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此。前面我们曾说这类文章也是一种美,什么美呢?这是一种温文尔雅的中和之美,一种敦厚端庄的平和之美,一种沉静充实的祥和之美。
[婉迪]那么,21世纪的我们,究竟该如何看曾巩呢?晚上回家,坐在躺椅上,一灯作伴,翻开飘着书香的《墨池记》,静静地读,静静地看,你会感觉到曾巩的善良,曾巩的温情,他并不想强迫你接受什么,只是娓娓道来一段想法,因为曾巩本身是一颗巨大的恒星,一颗能发出无穷光与热的恒星。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新 书 推 荐
新 刊 推 荐
视 频 资 源
学 海 轻 舟
2009年期刊名录
2009年报纸名录

幼儿园五大纲要中班基础课

幼儿园五大纲要小班基础课

幼儿园小班拼音识字不用教
主办单位:营口市图书馆  版权发布:中国国情网©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