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营图概况 | 服务指南 | 书刊导读 | 网上服务 | 数字资源  
共享工程 | 在线资源 | 读者活动 | 读者园地 | 市民课堂 | 分馆建设 | 学会工作 | 教育培训  
     
  营口史话轶闻
 
义顺长
[发布时间:2013-04-25] [已浏览:677次] [文章来源:]
 
    义顺长为营口西义顺联号五大银炉之一。由于其隶属于义顺厚旗下,因此又称义顺厚长记,也称长记银局。“长记银局始创于光绪廿五年(1899年),财东李缵先” [1],经理张禄福。地址位于旧时的西大街路北,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新民街电器设备厂处,遗址尚存。文中提及的李缵先,据山东黄县遇家村《李追远堂宗谱》记载:“丕绪,字缵先,生子恒聚、恒裕、恒山、恒时、恒绍、恒检、监生詹事府主簿衔,双月选用知县加三级”。李丕绪为遇家村李氏老六门的长支,其继承祖业在营口经商多年。
    1858年(咸丰八年),《中英天津条约》规定辟牛庄为对外通商口岸。1860年(咸丰十年),营口第一家银炉——永成德开业。1861年(咸丰十一年)5月24日,营口代替牛庄成为东北唯一的对外开放口岸。同治初年,英商的太古、远来(后改源来盛)等大洋行到营口置业,修筑码头,贩运货物。国内山东、直隶、广东、上海等地的实业精英也竞相赴营口经商,贸易额日见增长。当时,东北的货币唯有制钱(铜币),且为数不多,难敷周转之用。到营口贸易的商人所带宝银,成色不一,并须称量鉴定,当时,营口各大屋子(杂货批发业)柜台上都放着称量银子的天秤和砝码。由于过程甚为麻烦,于是熔化加工统一规格银锭的银炉业应运而生。
    银炉业者初始的业务,仅限于买入外地银锭或为顾客进行加工铸成营口炉银——“营平银”,每锭重量五十三两五钱,成色九九二。这种炉银适应了当地贸易的需要,广受各地客商欢迎。此种业务在营口通行多年,市面商业日见繁兴。然而,炉银在流通的过程中,互相扛送过称甚费周折,遂即产生托银炉代为保存之办法。此后,商人之间进行商品交易,买卖双方都在同一银炉存银,由银炉用“转帐拨兑”的方法,将应交货款的银两数目,由买主的存银帐中减除,拨存卖主的存银帐中,即可结清价款,甚为安全简便。此后逐步推广,不在同一银炉交往的买卖双方,亦可通过各所交往的银炉相互转帐而完成交易。这种方法,通称炉银的“抹码”、“过码”,于是“过码炉银”风行于市。
    银炉业获利的方式有三种:第一,依靠资本按卯期收卯色。第二,收取票贴。所谓票贴,即相当于现在的管理费。银炉为各户转账,每万两收手续费二两。表面看来,数虽微寡,但银炉每天转账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两,仅票贴一项获利就相当可观。第三,特别收入。每到卯期结算,客户有存有欠,存欠之间,卯色高低大约相差十分之一左右。存欠数额越大,银炉获取卯色差额越多。从此银炉业逐渐跃居于经济和金融界的重要地位,类似于近代的银行,成为营口商业交易中资金流动的中枢渠道。
    光绪年间,银炉业户日见增多。由于银炉运作的简便快捷,中外客商无不乐见和银炉打交道,向银炉交存现银,建立往来关系。对资产雄厚,信用卓著的商家,经银炉认可,不必交存现银,仅以口头或函电通知,即可向银炉商借若干银锭的信用借款。银炉的诸多存银客户,多半不能同时提取现银,这给银炉业者创造了牟利条件。他们往往将存银贷出或运至外地做买卖,以图厚利。银炉贷出的“银码子”过多时,必然发生现银空虚现象,一旦银根吃紧,存户纷纷要求提取现银时,银炉支付见绌,只得向存户请求缓期支付,并多付一定数量的息银。这种缓期,称为“卯期”;这种息银,称为“加色”或“卯色”。为了统一“卯期”和“卯色”的具体规定,光绪九年(1883年),裕盛祥银炉执事李业生、林房水,永同庆执事人朱墨桥,履祥泰油坊执事人胡太连等提议,经各银炉业者共同商磋,订出营口银炉的存、收制度。每年分为四期,以农历的三、六、九、腊4个月的初一日为指定日期,称为“卯期”,只在“卯期”进行提付或抹码转帐,平日不提不付。这4个“卯期”也有差别,即三、六、九月的3个“卯期”,如经存欠双方同意,对于相互欠银,按双方的协商利率,欠银户向存银户或贷银户支付利息,可缓至下个“卯期”结算。这种行为,称为“过卯”或“捣卯”。而这种利息,称为“卯色”或“卯利”。相反,如按“卯期”交付现银时,称为“收卯”或“清卯”。但在腊月“卯期”,则必须进行“收卯”,不准“捣卯”,一律现银清帐。自实行这种制度后,营口炉银就脱离了实银本位,变为虚银本位的“银码子”或“过炉银”。
    营口炉银自实行“卯期”、“过码”制度后,流通日益活跃,对经济、金融界起到促进作用。但遇到时局动荡,银炉就要遭到厄运。如在甲午战争中方战败的消息传来时,营口银炉业就遭到提现的挤兑,以致无力应付,“卯色”骤增,甚至停付。翌年,日军入侵营口,“过炉银”的价格已降至3锭才能兑换1锭宝银现货。后来,存户每存炉银1000两,须付850两的“卯利”,才能冲兑完毕。因此,现宝银更加大量外流,炉银地位日见衰落。
    进入二十世纪,历经甲午和庚子战乱之后,营口银炉业又有了恢复和发展。1900年至1905年期间又有八家银炉相继开业。
    营口市清国银炉表(1905年)[2]
会通锦  同茂昌  长记银局  恒有长  恒义利  厚记银局  天合赢   志发合
裕盛增  协兴宏  恒有为    大盛亨  裕盛源  正祥孚    裕盛长   广增仁
东和泰  永惠兴  义盛德    庆丰号  世昌德  永发祥    天合益   鸿盛利
晋太丰  兴顺金                             (明治三十八年四月末调)
    义顺长银炉也在其中。
    历经日俄战争对经济、社会的破坏,营口银炉业又遭受一次重大打击。1904年7月,日军占领营口,实行军政统治。当时军政当局想趁机废除过炉银,迫令每锭过炉银以日本军用手票73元结算之。至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市内所存26户银炉被淘汰半数。
一九一0年营口银炉表[3]
字号
财东及其原籍
开设年月
资本额
义顺厚(长记)
     
     
     
     
大   盛   亨
晋   太   丰
永   惠   兴
庆   丰   号
正   祥   孚
会   通   锦
裕   庆   隆
兴   顺   金
壬   大   顺
李缵先  山东省
刘履贞  直隶 乐亭
王海安  盖平
吴文田  山西太谷
郑筠荣  天津
张燕谋  直隶  通州
郑祥兴  山东  莱州
咸元会  奉天
张风楼  天津
单复升  山东黄县
壬大丞  上海
光绪二十五年十月
光绪三十一年一月
三十一年二月
光绪十七年三月
″二十三年七月
二十九年六月
二十二年四月
二十五年
三十年一月
二十六年一月
三十四年
宣统二年
″元年五月
一万五千两
一万两
二万两
一万五千两
二万两
二万两
一万五千两
一万七千两
二万两
二万两
未祥
二万两
二万两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清廷官吏惊慌失措,市场骚乱,外地客商纷纷提取存银,而欠炉银者却无力还债,以致银炉业家遭到挤兑,只能加重“卯利”,以求缓解。营口“银炉同业公会”运筹对策,要求各银炉业者紧缩信贷,努力“收卯”,不再多放码子。同时废止“口约”制度和“抹兑”办法,改为采用“三联单”的票据方式,即在进行交易时,由银炉业者发行“三联单据”,每有码子变动,则在三联单上记载数目,一联由开据者自留,其余两联分别交予货款受授双方,以资核验。炉银交付时,即可用小银元,也可用本省的主要货币一奉票核价。经过这次整顿,炉银面目焕然一新,南北贸易又呈畅通局面。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11月7日,东盛和五联号倒闭,营埠商号大多遭受牵连,义顺长也不例外。在义顺长银炉与东盛和分号之一的东和泰银炉债务纠纷中有如下一案。“敬禀者:于初五日经海防厅堂讯,十月一身号拨付裕昌堂、义顺长共银二百七十锭,面谕如数扫回云云。遵谕之下,当将原拨裕昌堂现银七十锭,寄存广德庆照数取交贵商会。讫至义顺长银原虽现宝已得色,变为炉银彼时由义顺长账过存世德堂名下(  )两、三益堂名下(  )两、裕昌堂名下(  )两、孙念臣名(  )两,四名共炉银一万二千零八十二两已照数禀明商会,达知义顺长照为拨回。仰祈商会诸公照身号账当日拨出之银,仍照各为收回是感。迩日闻各债户声称义顺长之银亦非扫回现宝,不可窃拨存裕昌堂现宝七十锭,虽使身号得色而认色者裕昌堂原银存放广德庆易于取回。义顺长之现宝二百锭身号于九月二十七日每加色七两五钱,已换给义顺长。得色者固属东和泰,出色者乃义顺长,当因银未化妥是以初一日方交另有换银锭、条锭账为证。实是换银在先,交银在后,现下如云向义顺长追回现宝似不合理,而义顺长亦决不能承认缴回。敝出无奈,恳祈贵总协理及诸君向各债户婉言,此银非裕昌堂可比,可否将原炉银拨回?禀复海防厅结案,实为公德两便,商务总会爷台鉴。光绪三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东和泰宁培生顿具”[4]往来账目很是繁杂。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由于受东盛和倒案影响,本地各商号大都受累而欠账不还。本年八月,西义顺、义顺长、恒义利又因永升德号赖账而向商会投诉:“本街有永升德系永升泰支开生意,其财东李乐三...系多多富有人所共知。自去冬十月一日东号倒闭,该号亦藉端取巧欠项不付...该欠(西义顺)银一千四百二十一两一钱二分,又欠义顺长银三千七百拾七两八钱五分,又欠恒义利银贰万九千三百二十九两四钱五分。...永升德关闭并其老号永升泰改为春德长,其弄巧避债容心刁抗显然可见。” [5]义顺长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
    宣统二年(1910年),义顺长及大盛亨因与裕庆祥商号有少量债款纠纷。“具禀:商号大盛亨、义顺长为禀明存案事,窃因本埠裕庆祥自去岁歇业,共欠大盛亨营平银九百拾壹两五钱叁分,现领到营平炉银伍百叁拾五两。共欠义顺长营平炉银伍百捌拾柒两四钱五分,现领到营平银叁百贰拾壹两。经人说妥,即以领到之款抵商号两家之债归为完结。大盛亨长记银局  宣统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具禀”[6] 最终还是圆满地解决。
    民国三年(1914年),义顺长、永和庆与商号九如丰因债款事又诉之商会。“具禀永和庆、义顺长为容心骗债恳查账,迅追以清积欠而恤商艰。事窃埠商九如丰前经荒闭,欠永和庆银六千三百九十二两三钱二分、欠义顺长银三千七百二十三两零六分。商等向其追索,该号执事王玉恒以先清理内事为搪拖调查。该号生理内容复杂,东西皆浮支甚钜,致拖欠商等款项无着。该执事以清理内事为搪塞,欠商等之债必致无期偿还钜款,所关何能任其久延。该号开设有年,柜中现存货物约值银二千余,两铺垫约值银千余两,由该号支开靰鞡一处存货值银二千余,两存现洋六百元,又该号前在大石桥、腾鳌堡、小烟台等处购有熟地十三四天,综计该号现存货洋约值银五千余两。业经关闭仍掯持货款不速筹偿欠债,其设心实不堪问,商等屡追无效。为此禀恳贵总会迅派人查点该号账簿,饬该号先尽现存货洋点交商等籍抵外再拍卖其铺垫地亩,如仍不敷再向该东索偿。本埠自去岁街面商号倒闭数家,债务纠缠多未了结,似此九如丰现有存货可抵,如再任其延宕窃恐变生意外,商等吃亏更钜噬脐无及矣。商等情迫俯恳贵总会迅赐究追,以恤商艰而警玩延,实为德便。此上总协理核准施行,禀悉仰候坐办、值董定期邀传到会追问现偿此据。中华民国三年六月十八号 (印)永和庆记  义顺厚记 禀”[7]九如丰的拖延战术着实可恶,不知这次义顺长的结果如何?
    本年,义顺长、恒义利与协成长商号因欠款一案诉诸商会。“事窃商号协成长前欠商等炉银壹万七千五百六十九两四分,业经付货抵银壹万六千八百四十壹两五钱八分,除付净欠商等银七百二十七两四钱六分。屡向追索,该号执事袁吉轩籍词支吾,希图拖延,商等无奈恳贵商会传案秉公理论。永同和、义顺长、恒义利、永茂号禀 民国三年八月三十日”[8]不知该案的结局如何?
    民国七年(1918年),有安东玉盛栈商号在业务交往中欠义顺长一笔货款,在多次追讨无效的情况下,义顺长只得诉诸商会将玉盛栈存于营埠有关商号的货物扣留抵债。“具禀商号义顺长为欠款不偿,恳请查扣货物以凭备抵而维商务。事窃因安东玉盛栈前欠商号营平炉银一千二百十六两九饯六分,屡向追讨该号一味拖延不偿。现查该号在本埠永昶栈存茶枝五十余包在福增益存茶枝七十余包,又在德和盛存细辛三十包,该号共存之货约可抵还商号之款。商号被累愤急,为此恳请贵总会恩准,将玉盛栈在本埠永昶栈、福增益、德和盛三号所存之货速行查扣,以凭备抵商号之款而儆拖抗,实为德便恳速施行谨禀。营口总商会正副会长       长记银局  中华民国七年一月十二日”[9]好在有货可抵,这次义顺长的损失不会太大。
    营口的银炉业者,可分为山东、直隶、营口本地3帮。山东帮以西义顺银炉为首(义顺魁、恒义福、恒义利、义顺长、义顺金),直隶帮以厚发合银炉为首(厚发合、志发合、润发合、英发合),营口帮以世昌德银炉为首。3帮互相竞争,相持不下,其中以山东帮势力最大。因营口市内的商家多为山东人所经营,故该帮银炉的主顾较多,营业较盛,尤以西义顺银炉为首屈一指。该号的财东李序园,财大气粗,睥睨一切,遭到同业者的嫉恨。河北帮的厚发合银炉,系乐亭财阀刘姓所经营,资本也相当雄厚。本埠的英发合、志发合等银炉,在省内有众多其它行业同姓财东的支持,与之呼应,故在营口银炉业中也占有重要地位。西义顺的顾客既多,又贪大独步,放出的“码子”甚巨,而所借银户的信用却参差不齐。民国七年(1918年)腊月一卯,在直隶帮某经理人的鼓动下,众债权人一齐挤兑,导致该炉现银周转不灵,陷入窘境,而直隶,本地两帮又不肯相助,包括义顺长在内的西义顺联号终于破产倒闭。其它两帮银炉,亦受其影响而牵连,深感窘迫不堪。当时,驻营口的辽沈道尹公署在荣厚的主持下对此进行整顿,组设金融维持会,动员各银炉业者出资成立“公益银号”,负责清理义字号的资产负债,以安定市面。并限令银炉业者到期收卯,不准滥放银码,以巩固银炉信用。难关虽过,但“过码银”制度已受重创。
    以上就是义顺长银炉在营口炉银史大背景下的生存状况。义顺长废业后,该遗址在伪满时期为洪昌杂货店和泰山洋行用作经营用房。
 
参考文献
[1] [3] [日]井坂秀雄:《南满洲经济调查资料》(1910年),中译本(1960年),第239页。
[2] [日]满铁调查课:《南满洲的商业》(1905年),第761页。
[4] 营口市档案馆:《各商与东字号汇银轇轕》(1907年)。
[5] 营口市档案馆:《西义顺义顺长恒义利为永升德抗欠恳严追》(1908年)。
[6] 营口市档案馆:《大盛亨义顺长禀为领到裕庆祥银款存案》(1910年)。
[7] 营口市档案馆:《永和庆义顺长追九如丰欠款》(1914年)。
[8] 营口市档案馆:《义顺长恒义利等禀为协成长尾欠不付恳请理论》(1914年)。
[9] 营口市档案馆:《义顺长禀恳扣留安东玉盛栈在永昶栈福增益德和盛存货变抵债款》(1918年)。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主办单位:营口市图书馆  版权发布:中国国情网©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