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营图概况 | 服务指南 | 书刊导读 | 网上服务 | 数字资源  
共享工程 | 在线资源 | 读者活动 | 读者园地 | 市民课堂 | 分馆建设 | 学会工作 | 教育培训  
     
  营口史话轶闻
 
永惠兴联号
[发布时间:2014-12-02] [已浏览:1331次] [文章来源:撰稿人:李志远]
 
 
 
(永字号)
 
    清代咸丰年间,来自直隶天津县葛沽镇的郑氏家族人氏,闯关东来到隔海相望的营口,拓展事业。从同治五年(1866年)郑氏一世祖创办“永远兴”商号,到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二世祖创办“永惠兴”银炉,再到民国十九年(1930年)起三世祖创办永和、日昌、永兴等公司,前后历经80余年,共在营口和辽阳兴办永远兴、兴记号、永惠兴、兴记栈、永镒兴、永钜兴、同和成、万通兴等八家商号及相关股份制企业,其波澜起伏的创业历程为营口近代经济史书写了浓重的一笔,也给我们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本文所指的永惠兴联号(永字号)即是上面提到的八家商号。
郑氏三代人员构成表[1]
郑梦麟
 
郑筠荣(长生)
 
郑麟荪(耀祖)       郑燕庭               郑幼彭
 
    以下,我们首先从营口永字号的二代财东,原籍天津葛沽的郑筠荣的身世谈起。
    郑筠荣(1845~1925年),远祖福建籍人。祖上于明代后期来到海河之滨的葛沽(现天津市津南区葛沽镇)定居。当时就住在葛沽营房道西侧(现葛沽老一中地段)。到葛沽后,先祖做过小本经营的买卖,清康熙年间,充当葛沽南灶的盐户,但连续几代都没有大的发展。郑筠荣成年后,在葛沽前街开豆腐坊谋生,他做的豆腐不仅味美好吃,而且价格便宜,一时门庭若市。郑筠荣待人和气,贫富皆礼,又操着一口带有闽南风味的葛沽话,所以很得葛沽人喜欢,人们便给郑筠荣送一个郑小豆腐的外号。郑小豆腐个头不高,五官端正,白净文气,甚有些儒雅。郑小豆腐能说会道,聪明伶俐,待人彬彬有礼,乐善好施。咸丰年间,郑筠荣随父亲郑梦麟跨海到东北营口一带经营木材、粮行和山货生意。还购置了一艘日本旧货轮来往天津和营口之间,经营客货运输。“同治五年(1866年),永远兴”[2]在营口西部后河沿创立,开启了葛沽郑氏在营口创业的先河。永远兴1905年的经理为杨树棠,1910年为郑均,1925年为刘万青,黄县人吕鸣銮曾在永远兴当过掌盘。“一八七六年(明治九年)兴记栈的登场”,[3]标志着永字号事业的兴旺发达。
    到了“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郑氏出十分之四,永远兴以十分之三,兴记栈亦十分之三,始合伙有‘永惠兴’本号之开设”。[4]永惠兴为一银炉,地址位于旧时营口西大街路南,天津人谢裕昆长期担任经理人。关于永惠兴号的开设年代,还有其它资料予以佐证:“永惠兴,光绪二十二年,天津葛沽郑家财东;”[5]以及“永惠兴银炉,设立营口大街,光绪二十二年开设,兑换银钱,来往银钱川换,执事人孙焕章,经理号中事务,资本人郑筠荣,住天津,资本银二万两”。[6]其后由于事业的发展,又由永惠兴“直接分设永镒兴,后因损失过钜而关闭”。当营埠商业态势良好之时,“永远兴并支设‘兴记’分号,而兴记栈亦在辽阳设一‘永钜兴’分号”。其后郑氏本家出资“复于营埠立一‘同和成’字号,更由其内眷集资在河北岸设有‘万通兴’转运栈”。[7]从事货物运输。
营口永惠兴联号表[8]
店名
营业种类
设立年限
资本额
经理人
所在地
永远兴
上海大屋子
1866年
10万两
刘万青(1925年)
西大街
兴记栈
上海大屋子
1876年
12万两
杨春山(1925年)
西二道街
永惠兴
银炉
1896年
25万两
谢德荫(1925年)
西大街
永镒兴
洋货大屋子
 
6万两
程慎修(1925年)
西大街
兴  记
宁波大屋子
 
10万两
郑幼彭(1925年)
西二道街
同和成
京货大屋子
 
3万两
翟芝玢(1925年)
西大街
万通兴
转运栈
 
 
 
辽河北岸
永钜兴
洋货大屋子
 
 
 
辽阳
 
    郑筠荣的长子郑麟荪,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擅长金石。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郑麟荪著有《百寿图全册》(津沽郑麟荪先生摹刻),至今还流传于世。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永字号的兴记栈执事人高钺,因多年前与人合伙在奉天开设兴盛长商号,后因号内诸股东因账目之争,高钺特致函营口商会给予解决。“具禀商会会员兴记栈执事高钺,年六十三岁,系熊岳民人。…省城商人丁志尚于光绪二十七年,在营领得众东股份欲设生理。诸友纠合邀钺入股,在沈城开设兴盛长估衣杂货生理。未待三年,股东之内维新堂刘东弃世。后于光绪三十年正月,时值账期,其弟刘玉山、其子(刘)万清甘愿照正月清单将该堂名下钱股一分本利抽出。”[9]可能是刘万清对应得的股款要求过高,双方争执不下,最后众股东委派高钺向商会投诉,能给予公断。此断文字透漏出一丝兴记栈的信息。
    永惠兴号为一银炉,为客户川换炉银要收卯利,这是行业规则。1907年11月6日,营口东盛和五联号同时倒闭,亏欠外银500余万两。营口大多商家都受其害,人人自危。有山西票商世义信与永惠兴常有川换。由于受东盛和影响也失去信用。“永惠兴为认副汇银并无辛费,票底荒闭,反累经手。事窃有世义信于去岁(1907年)九月二十七日,烦商代出与东盛和申银五千两,每千两得贴利银七十六两。彼时该号甘认东盛和票底,…世义信客人违背前言,不认摊副。…现有福成顺、怡昌泰二家俱系东盛和经手后仍照原票底付银。”[10]文中的一些商业术语我们比较生疏,不过意思还是明白。有关世义信的情况是:世义信票号于光绪十九年(1893年)由钱庄改组而成。财东是山西太谷县井神村人杨生泰(即杨志五),经理是祁县会善村人罗长汗,资本30万两白银。总号设在太谷城内,民国十年(1921年)歇业。历经28年,曾在北京、上海、天津、汉口、营口开设分号。山西票商以恪守信用著称,在此金融形势下,世义信不免也小有失手。此事发生在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
    本年7月间,恒义利、庆丰号、永惠兴、恒有为合股组设公裕兴号营业。“于光绪三十三年已知亏赔...不料恒有为生意已归歇业...核欠公裕兴之银三千五百九十五两四钱五分,分毫未归,及向追讨,以大价劣货相抵” [10],为此,该三号向商会投诉,给予公断。
    本年,永惠兴银炉又牵涉一宗连环债案。营埠源成会号代吉林客商出具银票,而收主为东盛和号。由于东号倒闭,支票被申(上海)顶回作废,而此票又是永惠兴代出。为此,永惠兴追讨源成会及吉林商号。源成会执事孙文成(辛堂)在回诉中称:“商号于去年(1907年)九月间,代吉林德昌源联号会盛兴出申银五千两,系本埠东盛和收主。嗣值东盛和倒闭将票顶回,由商号存在会盛兴银五千两。又于十月初一日代德昌源收申银五千两,系永惠兴代户部行所出。该行至申支取又遇德昌源荒闭,将票顶回。户部行追永惠兴讨银,而永惠兴即向商号追讨。”[12]都是由于东盛和倒闭惹的祸,此案一半时解决不了,相关商家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
    本年夏季,郑筠荣家的槽船从营口运送木材和山货回天津,行在山海关附近的海面上,忽然狂风大作,海面上掀起3米高的大浪。这时候,海面上漂过来许多沉船的人员和财物。跟着郑筠荣一起航行的几条大船,包括郑的堂兄,都争相捞取海上的财物。只有郑筠荣命令船老大救人,就在别人发了一笔横财兴高采烈地扬帆远航的时候,郑的船救起了近10个人。郑筠荣不仅把这些难民带回了葛沽,而且还管吃管住,赠送川资路费回家。可是那些捡了意外之财的大船,都没有回到天津,在曹妃甸的一场瞬间而起的龙卷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等到一个月以后,郑筠荣的船回到营口的时候,早有时任东三省总督徐世昌的中军侍卫在等候,一辆豪华的马车把郑接到了奉天府,而且徐世昌亲自设宴款待。原来郑筠荣救起的难民中,有一个是徐世昌的至亲,修书一封把郑的仁义道德大加夸奖。由于郑筠荣心存仁厚,救人于难,从此结交了徐世昌这样的盖世英豪。徐世昌把自己管辖东三省军马的一半物资运输和供给,都交给郑去酌情办理。就这样,在不到一年的功夫,郑便挣下了巨资。乃至后来徐世昌当选文官大总统的时候,郑筠荣一次就为徐世昌提供了二个师人员装备所需的钱粮。
    本年末,永惠兴为追讨本埠鸿聚丰欠款而投诉商会。“本埠鸿聚丰欠商号银柒千贰百玖拾陆两贰钱三分,屡追不偿。伏查该号财东系省城鸿济堂驻营行庄太丰号俱置。”[13]柒千余两的外债不算少,不知这次永惠兴能讨回多少?
    宣统元年(1909年),永字号的兴记连同营埠五家商号因奉天西安县合成商号欠款一事向商会投诉。“有西安县合成号短欠营街保顺仁、天增盛、成顺合、兴记、万升恒等号货银。…公举保顺仁伙友贺余卿为代表索来洋元六百元,据为己有,竟将(商号)关闭歇业。”[14]合成号欠营埠十笔欠款共计合银五千九百九拾九两九钱壹分、合钱贰千叁百七拾九吊壹百文,其中欠兴记银四百六拾叁两零壹分。兴记的欠款并不算多,但保顺仁号贺余卿的作法着实可恶。
    本年5月,兴记号又因汇票丢失一事向商会申报存案。“商号寓客新民屯成顺发由屯着局寄来营信,内函附会票一页,计营平银伍百叁拾伍两。系广和永名头、魁聚成立票、至营庆丰号照付。”[15]从文中可看出兴记号的经营范围及商业往来的手续,这对了解营口近代商业的运作颇有益处。
    旧时的营口盗匪猖獗,各商户竞拥枪自保。本年9月,永惠兴向警厅申请发给枪票执照以资防卫。“商号设居治下历年已久,昔赖荫庇,异常安堵。…忽有不靖盗贼,时有所闻。然其枪弹在商虽或有之,非敢无故骤而施击,不过籍以震慑而已。为此,请给一响毛瑟枪、九响毛瑟枪、六轮手枪各一支枪票执照,俾以守夜。”[16]一家商号拥有这等诸多枪支,前所未闻,足见当年社会治安的不良。
    营口是南北货物的贸易枢纽之地,很多南货是由上海用轮船运来售卖的。“营口远来洋行代理招商局轮船装卸货物历已有年。商(兴记栈)等于上月(宣统元年七月)二十七日装普济船洋杂货若干由申来营,洋面被瑙国船撞伤开漏,前驶不能,就在威海地界将货另过爱仁船运营。”本来货物已受损,然而货主提货时,运方却要“各货按照估本百两索押现宝银七两五钱,否则不能发放”。 [17]为此,兴记栈、义顺华、义顺栈等数十家商号联名向商会呈控,裁断此事。
    营口有元茂盛号为山东黄县人所设,1910年3月停业,外欠债数十余万两。其中就包括永惠兴和兴记栈的款项。由债权人给商会的诉状中称:“具禀永惠兴、慎记、兴记栈、大盛亨、裕庆隆、镇康为元茂盛欠款,日久不理。请金德魁、王朗亭、李悟川、赵水如四君居间调停,追该东变产补足。”[18]元茂盛亏损约十余万两,额度并不算大,但永字相关各号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元茂盛的债权户包括“永惠兴、兴记栈、镇康号、谦和号、天余号、交行、慎记号”,[19]等共34家。
    本年度,永惠兴号又牵涉一桩聚诚厚商号的欠款案,该案最终上诉到法庭。六家债权人的具体欠账情况如下:
聚诚厚债务清单[20]
    永惠兴存银  一万九千七百七十一两六钱六分    永惠兴存洋钱  二百四十三元零一分
    庆丰号存银  一千四百七十七两五钱四分        志发合存银    一千零八十七两九钱
    裕庆隆存银  二千三百二十一两七钱三分  庆善号存银    一千八百三十四两六钱八分
    合盛元存银  五千五百八十五两
    在锦新营口道台周长龄给营口商会的公函中称,要按营口审判厅的判决追偿,永惠兴号不免还是要有所损失的。
    郑筠荣在营口一带经商发迹后,回家乡建豪宅,宅院坐落于葛沽镇南大街中段北侧。郑家宅院从宣统二年(1910年)开始建造,到民国元年(1912年)竣工,占地面积10000平方米。宅弟分东院、西院、前院、后院和跨院共十二个院落。清代的建筑风格,房屋造型优美,结构严谨。宽阔的大门上端,镶嵌着精美的花鸟砖雕,房屋红梁高栋,画廊连接,灰瓦青壁,挑檐飞脊,美奂绝伦。诸多情节,不予细说。
郑家房屋建成后搬进新居的那天,院内高朋满座,宾客盈门。街里乡邻都为郑家恭贺乔迁之喜。帐房门上匾书“永源兴”,系郑家在葛沽的字号。另有徐世昌题写的“普善堂”及各方人士题献的各式匾联。由此可见,郑家不仅拥有高门巨宅,而且还是名副其实的书香门第,成为当时华北地区最奢华的民居——郑家大院。
    前文中两次提到的徐世昌和葛沽郑氏的关系,除了有郑筠荣勇救其落水的亲眷一层以外,徐氏和天津葛沽也有不解之缘。
    徐世昌(1855~1939年),字卜五,号菊人,又名水竹邨人。1907年出任东三省总督,1918年被段祺瑞的安福国会举为大总统,1922年下野人隐居天津。
    徐世昌原籍浙江鄞县,徐的先祖徐仲麟于明末崇祯年间由浙江北上,在津南一带经营盐务。其后几代人的坟莹都葬在葛沽的荆条洼。徐世昌的曾祖父官居河南,从此四世与河南结下了不解之缘。徐世昌于咸丰五年(1855年)出生在河南汲县(今卫辉市)。据说徐世昌去世后也葬于葛沽的荆条洼徐家墓地内。
宣统三年(1911年),营口永字号的永远兴因吉林怀德县德兴栈欠款一事向商会投诉。“怀德县属界黑林镇德兴栈执事人李老俊,遣伊柜伙王亭三来营,为伊支号德兴东,德兴昌名目在商号买去货物,共欠货银陆千零七两二钱九分。…该号于五月初六日关闭,未通知商号。六月初一卯期临迩,该号来信假托捣卯。”[21]从文中可知,永远兴的业务范围远及吉林。关于“六月初一”,营口的炉银结账(卯)期为每年的三、六、九、腊月初一日,在一定条件下也可延迟至下一卯期结算,这称之为捣卯。文中的德兴栈其实是想赖账不还。千里之遥,不知永远兴这笔款项能否追回?
    民国元年(1912年),兴记号又牵涉一宗员工意外伤害事故。“兴记柜伙郑永生系顺天永平府临榆县人,年四十三岁。商号同福长柜伙王永德系山东登州黄县人,年五十一岁。均于本年五月二十七日晚八点钟,因撬动电灯、误触电气,同时毙命。”[22]这是一起严重的人身伤害案件,有关方面还给予抚恤金,看来当时的社会也还算讲理。
    民国二年(1913年),兴记栈又因债务纠葛与奉天德庆福号对簿公堂。“奉天省城内德庆福号,于前清光绪三十三年间欠敝号货银二千一百九十两,当在审判厅控追,蒙判决德庆福财东杨殿祥将该号市房九间,坐落小北关大十字街路西,作典价省市现银一千零五十两当堂立契。”[23]事情本已圆满解决,岂知本年十一月另有他人强索该产,逼令租户搬出。为此,兴记栈执事杨介亭又在沈阳地方审判厅起诉。事情一波三折,实在是不容易,欠债是永远的祸根。
    民国三年(1914年),直隶宝坻县遭遇洪水,来自天津县的永惠兴执事谢裕昆(德荫)等在营直隶同乡为“直隶宝坻县灾民”[24]踊跃捐资,襄助灾黎,以示桑梓之情。
    上文提及的营埠元茂盛倒闭案,该号于1913年彻底关闭。而善后处理事务处就设在永惠兴院内。“本埠巨商元茂盛于上年倒闭,亏欠过钜。…经公同议决,将元茂盛各种产业一律出卖以资抵补欠债。假定西大街永惠兴院为出卖产业清还债务事务处。”[25]看来永惠兴的院落还是比较宽敞的,同时也显示了永惠兴卓著的信誉。
    民国四年(1915年)春,永惠兴等号又涉讼和记号债务案。“立押契人桑辅臣因自设和记生意,结欠恒义利、永惠兴等众债款,经蒙商会理处,以营平银叁千两完账。除已归还五百两外尚欠贰千五百两。...愿将自置市房一所,坐落在西营南二道街,坐北朝南门市砖平房八间、腰正房八间、北正房八间、前院东、西厢房共四间、后院东西厢房共拾间,...押与营口商务总会。”[26]看来问题不难解决,象和记这样的债户真是不多。
    本年4月,永远兴号因与同庆公号债务问题而诉之商会。“同庆公欠商号炉银七千八百六拾七两八钱一分。禀悉,仰候世昌德乔君、义顺厚刘君、英发合周君”[27]居间调停,此案应该不难解决。
    本年5月,永远兴又因与新民县于瑞临因债务纠纷而呈诉商会。永远兴执事人贾维三(营口县人)在诉状中称:“新民县钜商于瑞临所设之和庆长、和庆东与商号素有交际。长记执事人郑香九、东记执事人郑梦周系二号财东之内弟。…去年九月间,郑香九在商号发去货物欠银一万一千六百五十六两一钱九分,在商支号兴记欠去货银八百五十八两一钱九分,言明腊月卯期照料清偿。”[28]看来是因于瑞临逾期拒不还账所产生的债案。因是熟人,知根知底才产生信任,却遇见了不讲信用的人,这类事情古今中外实在太多。永远兴的外欠债过多,应是凶多吉少。
    永字号的永镒兴有经销南方沙布的业务。民国八年(1919年),营口诸多商家雇金永泰杉船由上海运来一批沙布,因货物未加遮盖而遭雨淋以至霉烂,为此,包括永镒兴在内的12户商家向商会投诉。“因金永泰杉船于本年(1919年)阴历六月二十五日由申到营,耆民朱福唐住永同和号内。计该船共装来商等沙布一千零四件外并有该船股东永同和沙布一百九十件...之布霉烂极多...永同和所运之布并无霉烂...在申过雨。”[29]船家金永泰未将货物遮盖本属失误,而船方股东之一的永同和货物却完好无损,实在令相关商户愤愤不平。但此案属跨地域之案,解决起来应相当棘手。从中我们可知,宣统年间由申到营还在使用杉船。
    本年度,由于义字号倒闭,金融恐慌、经济萧条。而此时的永镒兴和永远兴可能是涉嫌倒卖货币而被官府勒令停业。在辽沈道尹给商会的信函中称:“日前访闻永镒兴、永远兴两号对于炉银有意作毛。以大价买金票、小价买奉票,吸收大宗现货,希图倒腾渔利,此等行为实属破坏银法。曾经面饬该厅督察长张贵良前往分别确查,…勒限停止营业十日以示惩儆。”[30]当年的社会上流通多种货币,买卖货币不知是否合法?
    民国九年(1920年),永远兴原为商会会董席位之一,代表人为刘鼎臣,由于刘某身患疾病,永远兴致函商会辞退议董一席。“敝柜刘鼎臣,因身多疾,已将前充会董名义辞退,旋里养病。”[31]能成为商会会董,永远兴还是具有一定实力的。
    民国十年(1921年),兴记等营埠九家商号因与黑龙江伊通县广泰昌号债务纠葛,营口商会致函伊通县商会协助办理。“伊通县广泰昌财东祝云峰素与商等九家交易。民国七年旧历腊月间,因亏欠敝号等货款甚钜无力偿还,央人说允,情愿将自置坐落伊通县西南沈家屯地二段,作洋五千元抵押于众债权名下管理。”[32]与千里之遥的黑龙江商号作生意本属风险极大,广泰昌能以地抵押还算守信,估计此次兴记损失不会太大。
    营口本街有富绅陈子成,位于今市委加油站西侧的原陈家花园即为其所有。陈子成于清末民初在营开设益盛远商号并支设西益盛、东益盛、益盛长等分号。民国十年,益盛远因债务纠纷与包括永惠兴在内的十六家商号达成协议。“西益盛、益盛远共欠本街客里共银十九万四千两。查其外城、本街暨该之货物等共值银十三万四千两。…该东陈子成另拿出房产契据,…该各号由上月二十四,五即搁浅。”[33]陈子成家道殷实,这点欠款应不成问题。陈子成曾为肇兴轮船公司发起人之一,并就任首任经理。陈子成的妹妹嫁给了百善堂后人王有基(仲羲),王锡琏即是其外甥。
    本年5月,兴记栈、兴记号等营埠七家商号与黑龙江肇州籍双合发因债务问题诉诸商会。“江省丰乐镇埠内钜商双合发,于去岁欠商等七家货款,共欠炉银壹万柒千陆百伍拾贰两零叁分,共欠票洋壹千贰百玖拾玖元柒角肆分。”最后的解决办法是“该号业经杨、刘股东分劈,所有债款两东各还一半”。[34]最终结果如何?不得而知。
    本年7月,兴记号等营埠七家商号又与吉林志诚兴号因债务纠葛诉诸商会。“兴记号、兴茂福、公顺东、裕兴德,…去岁因吉林志诚兴号暨该代理之惠记兴、小畛行积欠债款,…分五年还清,现还二成。”[35]如此众多的欠账有点让人招架不住。
    本年8月,又是兴记号与营埠18家商号与黑龙江庆和永号债务纠纷呈致商会。“因黑龙江省城里之庆和永,自去年在营办买货物,共计欠商等营平银贰万四千零八两贰钱壹分、奉票贰千叁百叁拾元九角贰分。”这其中欠“兴记号奉票贰百六拾六元零九分”。[36]这次兴记的欠款并不算多,但积少成多也能压垮一个企业。
    永镒兴有经营布疋的业务,民国十一年(1922年)末,由大连运来一批南方布疋,缺少四疋。为此,永镒兴开出发票请商会盖章以便讨回。“具禀商号永镒兴,兹由大连遂南满汽车运营大鹿甲格布叁拾件,短布四疋,共值金票四拾陆元捌角。今开敝号发票,请求商会盖印,以便由南满讨回。”[37]缺货的金额并不大,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永镒兴号的业务概貌。
    欧战结束后的民国时期,是营口经济发展的蓬勃时期,各行业户大都有巨金进账,这从当时的新闻媒体的报道中可见一斑。“营口为东省咽喉,商业繁盛之区,埠内各巨商近年来营业颇称发达。兹经调查,去岁各商号获利数目之志如下:(一)油坊日新昌、东永茂获利十二万两;(一)杂货商和泰昌获利十万两;(一)银炉永惠兴获利八万两;(一)大屋子永镒兴获利八万两;尚有东记、兴懋福等数家亦均获厚利。余者其它各商号获利二、三万两者亦属不少云”[38]从文中可知,永惠兴与永镒兴1921年度均获利八万两,可喜可贺。在此永字各号事业发达之际,也迎来了郑筠荣的八十寿日。
    民国十三年(1924)年三月二十八日为郑君筠荣的八十诞辰之日,家人为其在三江会馆大摆筵席庆贺二日。据当时的新闻媒体报称:“永惠兴财东郑翁今逢八旬正寿,该号执事等在营庆祝。于二十七,八二日假三江公所称觞宴客,晚间又放烟火,颇极其盛。先日即有施舍钱钞之说,故二十八日午后,男女老幼结队往领者途为之塞。果至六时余,商会听差及警士按名施与四毛,是以一班贫苦之氓欣欣而散云。”[39]那个年代,人能活到八十实属不易,也许是郑氏一生积善积德所至。然而,郑氏毕竟年事已高。
    民国十四年(1925年),郑翁筠荣在家乡葛沽与世长辞。而郑的丧事办得也火热大方,除高搭过街灵棚外,好棺好椁,又请来和尚、道士诵经。郑氏出殡之日,镇上随礼吊唁的人很多,连学堂的小学生都来送殡。郑家为表谢意,吊唁完毕还送给出门口的小学生每人一包糕点,外加一枚雕花银墨盒,足见郑氏家族的乐善好施。
    郑筠荣去世后,其永字号事业由其子接续。长子郑麟荪已步入老年,二子郑燕庭因病早亡,唯有三子郑幼彭能挑起家业的大梁。
    民国十六年(1927年),营埠公聚号歇业,赊欠包括兴记在内七家商号共银五万余两。“公聚号营业亏赔,已经呈报贵会在案。查该号欠商等营银五万一千九百五十六两五钱。”[40]兴记总是被欠账,不知这次结果如何?
    营口是南北货物贸易枢纽之地,民国初年,南方货物运营的纳税程序是:生产地商户缴纳生产税;出关入关缴海关税;销售地缴销场税。民国十八年(1929年),营口税捐局突然下文要求对销往外地的南货再加增生产税,这给营埠商家带来沉重的负担。为此,以永远兴、兴记栈等营埠51家商户,向商会投诉并转税捐局要求免征此税。“商等向以代理江、浙等处客邦杂货为业,装运火轮、杉、雕各船。进口起运之初先纳海关正税,一道抵营之后再纳海关半税,领有税票、鸿单,将来运销外埠即持税票赴税捐局请领护照,行之已久。此次税捐局传令,此项进口杂货一律征收生产税。奉令之下,曷胜骇异。”[41]从文中可知,旧时的税制比较苛刻。现今的商品生产、流通只有生产税和销售税两种,并都统一为增值税。国内商品流通无须缴纳关税,也无须起用护照。旧时的税制限制了商品的流通,从而损害了经济的发展。而民国十八年的税捐新政更是没有道理。只是不知交涉的结果如何?相信应该回归旧章。
    1929年西大街向南拓宽,路南现存的各商号遗址大都始建于那一年。本年6月份,由合顺东、世昌德、永惠兴、兴茂福、恒利德、振义生、永泰昌等号联名上书总商会转函水道公司减低建筑用水价格。“自本埠市政命令退让官道、展宽马路以来,各商市房多数另行建筑,敝号等现已实行动工。”[42]现今保存的永惠兴遗址就始建于那一年。该建筑为2层红砖砌筑,水泥罩面,洋门脸装饰。檐头筑起高高的女儿墙,并在墙上做出窗户装饰,以至于误认为是一层建筑。这种建筑风格被称作“同光体”(同治、光绪年代流行的时尚),也有称其为“中国巴洛克”。
    本年8月,还是为了进关货物加征生产税一事,永远兴等28家再次上书商会转税捐局应按旧章办理。“此次税捐局对于进口已税之各种杂货一律征收生产税,实于税章不符,无力负担。…自该局长莅任,认为同一杂货不能此收彼免,税票有无置于不问。值此商业疲敝之际,遽加此税,将何以堪。”[43]这里的问题是,新任税捐局长对于本地和进口货物都一律加征出产税,其实进口货已在当地缴纳了出产税。此次永远兴、兴记等号再次上书,说明事情一时还没有解决。
至1929年止,营口还存有银炉六家,具体状况如下表。
1929年营口银炉开业资本与现资本比较[44]
家号
开业时间
资本股份
现资本
(1929年)
世昌德
光绪十七年开市
(1891年)
百善堂资本银7万两
百善堂护本银7万两
公善堂资本银3万5千两
公善堂护本银3万5千两
公积银19万3千99两3钱3分
计:40万3千99两3钱3分
50万两
永茂号
民国元年开市
(1912年)
东永茂资本银5万两
东永茂护本银5万两
公积银9万两
公积厚成银14万8千两
计:33万8千两
20万两
永惠兴
光绪二十二年开市
(1896年)
耕寸堂资本银20万两
耕寸堂护本银30万两
计:50万两
20万两
公益银号
民国8年开市
(1919年5月25日)
资本银50万两
历年公积银12万5千110两
特别公积银1万5千5百两
计:65万1千1百两
50万两
厚发合毓记
民国11年开市
(1922年8月8日)
51万6千1百66两1钱9分
50万两
东记银号
民国13年开市
(1924年2月22日)
计:89万1千两
50万两
    民国二十年(1931年)2月,包括永惠兴银炉在内的营口仅存的六家银炉,因保险缴费事宜向商会投诉,转请保险公会给予配合。“本埠各商为慎重起见,无不将所有存货照时价依数保险。惟有不良分子,如营业稍有亏损,一旦失慎赔款到手,即隐匿他处,然后任意支吾赖债不还。商等以存放炉银为业,凡全埠众商皆有往来。此种倾骗之事屡屡发生,受累非浅,若不设法严防则互相傚尤遗害无穷。是以不揣冒昧,恳请贵会鉴核,体念商艰,准予维持。转咨保险公会,向后遇有应偿险费,先交商会转存由会登报声明再归原保主收受。”[45]这是六家银炉为维护自身利益而采取的统一行动。
    在营口兴办了数家商业字号之后,出于事业的发展,随后郑氏家族又在营口接办日昌轮船公司。营口原有由三江人士兴办的日新昌商号,曾购置过一艘参加过甲午海战的日本汽船玄海丸(1400吨),取名日昌号,参与航运事业。由于经营不善,后于1931年3月出兑于郑幼彭名下为业,其立出兑字据如下。
立出兑日昌轮船股份字据[46]
    日新昌、谢裕昆、兴懋东、裕兴盛、姜汉章、张友琴、玉盛发、永和祥、振德号、同和成、李蕴齐、王瑞周、日昌栈等,缘买船之后,营业亏赔,众股东无力进行。所负之债,亦无款偿还。众股东开会表决后,愿将日昌轮船作价出兑与郑幼彭名下完全管业。当经言明,作价现大洋壹拾万叁千陆百叁拾壹元玖角九分。自出兑之后,任凭接受主随便处理。船名、行名、航线亦听自便,永不与出兑主相干。所有日昌行之账目,人欠、欠人均由接受主完全负责。各股东等自此脱离关系,股东会议草录各议案当即注销。俟后日昌行财发万金并不与出兑主相涉。此系两厢情愿,决无反悔,日后有凭,立此出兑股份字据存验。随带原买船契、执照等共   份。(签字人省略)  代笔人:李万年   中华民国二十年三月十五日立
从该字据中可知,当初兴办日昌轮船行的股东大多为油坊业主,可能是买船用来运输元豆及其豆制品的。注意,这里的“同和成”即是永字号八大商号之一。
    本年8月,兴记栈因生意萧条、裁减人员、缩小规模,特向商会申请由二等户降等,以核减应纳的铺捐和经费。“敬启者:敝号因生意萧条、缩小营业、裁撤人员,原有同人五十一名,刻已裁撤二十五名。敝号之营业既已实行缩小,而铺捐及经费亦应减轻。若仍照现在二等户完纳,实在担负特重,故特函恳核减铺捐及经费。”[47]从文中可知,当初兴记栈有员工51人,应该说规模还算不小,属二等商户。
    “九·一八”事变,东北社会遭受空前劫难,营口的买卖交易又发生严重的阻碍。银炉家破产者、倒闭者,彼仆此继。过炉银私贴价格惨落,营口市面的流通额急剧缩减,造成金融梗塞之悲运,这正中了日寇和伪满的下怀。日伪政府在统一币制的美名下,于一九三三年(伪大同二年)十一月三日以伪财政部的命令:禁止过炉银的发行和流通,关闭银炉,另成立营口商业银行。依过炉银而成立的债权债务关系,以财政部公定的标准价格为基础,一律换算为伪币,予以结算。
    十一月四日,设立营口商业银行筹备处。七日,组成了过炉银整理委员会,积极从事整理工作。当时,经过倒闭风潮以后,剩下的银炉为下列四家:
一九三三年营口银炉表[48]
商号
资金(炉银)
公积金
开业时代
永茂号
二十万两
十八万五千两
光绪三十年(1904)
世昌德号
十万零五千两
五十一万五千两
光绪十七年(1891)
公益银号
五十万两
十八万两
民国八年(1919)
永惠兴号
二十万两
二十万八千两
光绪二十二年(1896)
    “其中永惠兴号首先于一九三三年(伪大同二年)十月六日关闭。永惠兴关闭后,改组成一个金额交足资本二十万元的股份有限公司,经营油坊、粮栈及杂货业,改名永兴公司。”[49]永惠兴应该是七家联号同时关闭(永镒兴早年歇业)。就此永字各号名称废止。
    永字号废业后随之而来的是善后债权、债务处理事宜。其中的详细情况,在康德元年(1934年)5月的《营口县公署训令》中有所披露。
    “令营口炉银监理委(员)会、商务会,为清理旧炉银永惠兴财产,仰妥为监理由:为令知事案奉,奉天省公署实字第一一八号训令,内开为令遵事案。查前据该县查封永惠兴银炉及所属联号六家一案,当经据情转呈财政部核夺并指令在案。兹准财政部理财司长,财理银第一二号公函内开。迳复者案准贵署去年十二月十八日以实字第五五九号据报,营口县署查封永惠兴银炉及所属联号六家各等因,到部查整理银炉因与多数交易者有最大之关系。故本部特使在营口设置炉银清理委员会,以便管理各炉银之财产籍图圆满之解决。而清理委员会本为银炉关系者,万一违背政府之方针,有阻碍整理进行之行为时,应即讲机宜之处置以期进行。上之无遗憾,此为当然之责。务如为保全永惠兴及其关系事业之财产所采之行动,不可不谓机宜之处置。而关于永惠兴之债案,于本年一月二十五日,旧炉银整理委员会业与旧炉银债权者,及旧炉银之各代表者,及永惠兴并其各联号代表者,等之协定书已正式签字。矣而永惠兴方面除汽船一只(约一,四00吨)及其本店外所余之一切财产一并提交债权者团,以资清理。故除前定之保全物件中汽船及永惠兴本店置诸例外交还财东外,其它之财产应使清理委员会依既定方针妥为监理,以资整理。营口县公署希转令知照,相应函请查照办理等因。奉此合行令仰该县转饬知照,切切此令等因,奉此除分行外合及令仰该会妥为监理为要知照,此令。                       康德元年五月  日 县长杨晋源”[50]
    从训令内容可知,永惠兴本店门市保存下来改称永兴公司,而日昌轮船也保留下来了,这为日后永兴公司的运营提供了方便。郑氏事业的发展,又呈现一丝生机。
    据1934年营口油坊业统计:“永兴公司(油坊)所在地:东记胡同,资金:2.5万元,机器种类:水压,台数:40,日制造能力:3120片,上半年产量:145256片。”[51]永兴公司的经理为直隶乐亭人李翰三。
    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永兴公司经历了一次财产的处理,详情不得而知。本年2月末,为处理永兴公司财产而召开股东大会,“由王季梁氏报告买卖经过,组织整理委员会推定役员。役员名单:委员长李子初,副委员长邢海清,常务委员戴玉衡、王季梁、谢景荪、孙寿山、监察高吉先”。[52]永兴公司是否是进行了废业处理?有待进一步研究。好在还有日昌轮船行在运营。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9月,以永字号第三代传人郑幼彭(德源堂)家族为主,联合其它股东组建永和公司,于天津法租界购置一段楼房进行相关营业,其公司组建合同如下。
立合资伙置房产合同[53]
    华欣如、华敏良、石士樑、尚维钢、郑幼彭、郑元理、郑元琳、原于民国二十九年九月一日合资国币玖拾万元组织永和公司。计:永茂堂出资壹拾捌万元;长茂堂出资壹拾捌万元;松茂堂出资壹拾捌万元;德源堂出资壹拾捌万元;志德堂出资壹拾捌万元,共计玖拾万元。伙同购置天津法租界六号路及五号路转角全部楼房,并相连共地基七亩五分五厘三毫,地上建筑物分为大、小拾伍所。公推德源堂郑幼彭先生为立契代表人,石松岩、华欣如、尚采臣三人…。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挑起太平洋战争。为了启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战争资源,日伪当局勒令,停止了包括日昌公司在内的营口民族航运企业与南方各港口的贸易运输。并于1942年6月1日(康德九年六月一日)将各民族轮船公司仅存的17艘海轮(2.2万吨)强行收编作价,合资成立了所谓的“满洲海运株式会社”。其资本总额为1千万伪满洲国币,分为20万股,每股50元,其中伪满政府占最大股,日本人小川亮一任取缔役社长,常务理事也都是日本人,该会社完全控制在日伪当局手中。详情如下表:
满洲海运株式会社成员表[54]
 
公司名称
代表人
所属船名
实物金额
现金额
总股数
永源汽船
葛传佑
和源、顺源
永源、镇源
827.500
1.166.100
39.872
营口海运
赵松年
利顺
700.800
987.100
33.758
肇兴轮船
李子初
来兴、荣兴
复兴、和兴
654.000
922.800
31.536
永源轮船
葛传祯
增源
215.000
303.000
10.360
营口汽船
加藤敏彦
毓通、毓济
 
455.000
9.100
海昌轮船
吕翰卿
海顺、海昌
 
372.000
7.440
大通轮船
王季梁
和顺、隆顺
 
288.000
5.760
日昌轮船
郑幼彭
日昌
 
200.000
4.000
营口造船
 
 
 
500.000
10.000
伪满政府
 
 
 
2.408.700
48.174
合 计
 
 
3.712.300
6.287.700
200.000
    日昌号轮船连同其它入社的船只被日军征用于太平洋战争,应是凶多吉少。日昌行也最终废止。
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6月1日,由六方出资人购买的天津法租界资产进行了分劈,并订立合同。“此合同柒份,各出资股东各执一份存据。”同时标注:“由民国三十三年起经众出资人议定,房产出售时是否售卖…(其它)出资人同意再行办理。”[55]
    郑氏家族的事业很广泛,限于资料的匮乏,只能简述至此。
    综观天津葛沽郑氏三代,从咸丰年间踏上营口这片土地到伪满后期,前后80余年的创业历程,为我们书写了一篇波澜起伏的商业篇章。从郑梦麟1866年创办的永远兴—郑筠荣1896年创办的永惠兴—郑幼彭1930年起创办的日昌、永兴、永和等公司,形成了一条奋斗不息的创业链条。同任何事物一样,永字号也有它诞生、发展、衰落的历程。从文字资料反映的情况来看,永字号的经营理念还是以诚信为本。从往来账目来看,大多是人欠较多,而欠人较少。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郑氏家族的处事作风。永字号的经营范围广泛,包括商贸、金融、航运、房地产等。其诸多事绩为营口近代经济史增添了不凡的一页。
 
参考文献
 
    [1][4][7]资料:《营口永惠兴各商号善后案件报告书》(1933年)。
    [2][3](日)满铁调查课:《满铁调查月报》昭和十一年三月(1936年)。
    [5]于胥梦:《营口炉银史》(1933年),见《营口文史资料(一)》(1983年),第23页。
    [6]营口市档案馆:《奉天省营口厅银炉表》(1910年)。
    [8](日):《营口的现势》(1923年)。
    [9]营口市档案馆:《兴记栈高钺函为刘万清狡展图赖》(1907年)。
    [10]营口市档案馆:《各商与东字号汇银轇轕》(1908年)。
    [11]营口市档案馆:《恒义利广丰号永惠兴禀为公裕兴欠款恩准严追》(1908年)。
    [12]营口市档案馆:《永惠兴为凭条付银受累恳请查究》(1908年)。
    [13]营口市档案馆:《永惠兴禀追鸿聚丰欠款》(1908年)。
    [14]营口市档案馆:《永同和等五家禀为西安县合成号交货款保顺仁独据不分》(1909年)。
    [15]营口市档案馆:《兴记禀为失落汇票恳请存案》(1909年)。
    [16]营口市档案馆:《永惠兴请发枪票恳恩赏给以资防卫》(1909年)。
    [17]营口市档案馆:《众商西义顺等禀为普济轮船扣货勒费》(1909年)。
    [18]营口市档案馆:《元茂盛债务》(1910年)。
    [19]营口市档案馆:《营口商会移查元茂盛约亏银十余万两无款可抵债户请敝会核办》(1910年)。
    [20]营口市档案馆:《营口商会移据永惠兴等号禀称聚诚厚积欠债款请照审判厅追偿》(1910年)。
    [21]营口市档案馆:《永远兴禀恳移追德兴东(昌)欠款》(1911年)。
    [22]营口市档案馆:《兴记禀为电毙柜伙代领恤款恳请存案》(1912年)。
    [23]营口市档案馆:《兴记栈杨殿祥房产轇轕》(1913年)。
    [24]《盛京时报》1914年6月21日:<永惠兴德被坻民>。
    [25]《盛京时报》1914年8月6日:<出卖元茂盛产业>。
    [26]营口市档案馆:《和记东桑辅臣欠恒义利永惠兴等债款立押契存案》(1915年)。
    [27]营口市档案馆:《永远兴禀为同庆公欠款不偿恳请饬还》(1915年)。
    [28]营口市档案馆:《永远兴禀恳转请新民商会饬于瑞临清偿债款》(1915年)。
    [29]营口市档案馆:《合顺东万兴利等十二家禀金永泰损坏沙布恳请追偿》(1919年)。
    [30]营口市档案馆:《辽沈道尹函饬永镒兴永远兴停止营业十日》(1919年)。
    [31]营口市档案馆:《亨泰栈永远兴辞会董》(1920年)。
    [32]营口市档案馆:《兴记兴茂福同兴福等九家禀为广泰昌押地过期现经出售转请办案》(1921年)。
    [33]营口市档案馆:《西益盛益盛远债务》(1921年)。
    [34]营口市档案馆:《兴记栈兴盛源等七家恳转请饬双合发速偿货款》(1921年)。
    [35]营口市档案馆:《公顺东宏利厚富有长等七家禀恳转请吉林商会追志诚兴欠款》(1921年)。
    [36]营口市档案馆:《广顺号东兴茂等十八家禀恳转请追黑龙江庆和永欠款》(1921年)。
    [37]营口市档案馆:《永镒兴禀恳盖印由南满领回布疋》(1922年)。
    [38]《盛京时报》1922年2月8日:<各巨商获利数目>。
    [39]《盛京时报》1924年5月3日:<庆寿舍钱>。
    [40]营口市档案馆:《公聚号债务》(1927年)。
    [41]营口市档案馆:《永远兴等五十一家为恳转请免征生产税》(1929年)。
    [42]营口市档案馆:《合顺东等建筑楼房请转请用水减价》(1929年)。
    [43]营口市档案馆:《永远兴等二十八家为进口货物转请照旧办理》(1929年)。
    [44]资料:《1929年营口银炉开业资本与现资本比较表》。
    [45]营口市档案馆:《公益银号等为防杜蒙骗起见恳将应偿险费先交商会转存》(1931年)。
    [46]资料:《立出兑日昌轮船股份字据》(1931年)。
    [47]营口市档案馆:《兴记栈为生意萧条缩小营业请核减经费铺捐》(1931年)。
    [48]邹作民:《伪满中央银行的设立与币制统一》(1965年)。
    [49]《文史资料选辑(辽宁)》(1965年)第五辑,第70~71页。
    [50]资料:《营口县公署训令》第二0八号,(1934年)。
    [51]资料:《1934年营口油坊业统计表》。
    [52]《营商日报》1939年3月4日:<为处理永兴公司财产开股东临时总会>(1939年)。
    [53]资料:《立合资伙置房产合同》(1940年)。
    [54]资料:《满洲海运株式会社定款》(1942年)。
    [55]资料:《立合资伙置房产合同》(1943年)。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主办单位:营口市图书馆  版权发布:中国国情网©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